讀饗生活列表

《立界線得自由》這本書對我來說,並不完全是新書,它的前身《過猶不及》是知名的長銷書;如今,再度閱讀這本增訂、重譯的中文版,除了譯筆活潑令人驚喜外,兩位作者的話,還是令我打從心底認同!


大學時,我熱心傳福音,參加教會的佈道小組,定期拜訪未信主的親友、同學,甚至是社區保全大哥、在公園乘涼的奶奶,與他們分享信仰。我們談到基督信仰當中罪的觀念時,都會生硬地說:「『罪』的希臘文是hamartia,即射箭沒有射中靶心。」


快五點了,我有股強烈的衝動,繼續留在辦公室,再回幾封電郵,希望可以在收信匣多點斬獲,但同時我也有股想要回家,跟家人在一起的衝動。類似的情況,就是婚後我們看重對配偶的忠誠,同時卻忍不住遐想與人有外遇。或是我們堅信健康的生活習慣很重要,但是在自助餐的甜點區又掙扎著是否要海吃一頓。


在提過提摩太的榜樣、他必須順服的聖經權柄,以及從神來的呼召、恩賜與託付後,保羅繼續講到提摩太務要專心與持之以恆。「這些事你要殷勤去做,並要在這些事上專心。」(提前四15)如此委身的目的在於「讓眾人看出你的長進來。」眾人不僅要看見提摩太全心投入自己的職責,也要看見他在屬靈上不斷成長。不論在生命或事工上,基督教領袖應該立下的榜樣是充滿活力且不斷進步的。人們應該不僅能注意到他們的生命,更能看見他們將成為的樣子,以作為他們在基督裡長大成熟的佐證。


繼2004年及2014年後,2022年校園第三度邀請楊腓力與台灣讀者分享,這次採用連線的方式進行講座,與讀者一起重新思考恩典與苦難的意義。講座共分為2場,分別在11/5及11/12的週六早上舉辦。本期講座報導,特別整理楊腓力在講座中的關鍵訊息。


12月初,我趁著台灣解封,跟家人出國到日本旅遊。有一天,氣溫只有9度,大巴在路上開著開著,一個過彎,突然「砰!」的一聲,我還來不及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回神一看,才發現左側的窗子整片碎裂;而且碎玻璃還飛濺到座位上的夥伴,冷風從破裂的窗戶呼嘯灌入,整車人都嚇得心臟怦怦直跳。事故發生當時,第一個閃入我腦中的念頭是「該不會是昨天神社逛太多了?」但接著又想「難道上帝有這麼輕易離開信祂的人嗎?」,當然上帝不會因為我逛了神社就降災於我,這個意外反而開啓我思考,在這場事故中,上帝在哪裡?如果沒有神的保守,會不會如今損傷的就不只是一扇窗戶,可能整台車都撞毀?


某種程度上,撒母耳可能是聖經中最年輕的先知,早在四、五歲時已經在做先知的工作了。這個敘事以撒母耳長大,耶和華與撒母耳同在,又在示羅的聖所向撒母耳顯現作結束(撒上三19~四1)。即使撒母耳似乎年紀小小,他還是繼續履行他的先知職事。撒母耳被召之前上帝不常有默示(撒上三1),撒母耳的呼召基本上宣告上帝的話語重現人間!因此,敘事的結束表明撒母耳的呼召不僅是個人的突破,也是全以色列的突破。


有一位英國的家主,預備了足夠的雞蛋和培根,並交代管家要當作全家一連四天的早餐。到了週一早上,管家把雞蛋和培根捨棄不用,反而用魚來代替,家主生氣了,因為發出的指令遭到忽視。週二早上,管家供應雞蛋,但是沒有培根,家主又生氣,因為所交代的有一部分被刪減。週三早上,管家供應雞蛋,培根和香腸,家主仍然生氣,因為他所交代的,被擅自增添了。最後一天,週四早上,管家供應雞蛋和培根,完全遵照家主的交代,一樣不多、一樣不少,也沒有增加其他項目,終於讓家主滿意了!


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可能是自使徒時代以來最偉大的宣教士。他完全配得「現代宣教運動之父」的尊稱。


《找恩典的人》這本書是我在校園出版社的第十五本作品,其中有不少也在中國大陸發行了簡體版。


許多年前,我在一堂有關心理輔導的課堂上,看了一段印象深刻的影片。影片的內容,是一位美國心理系博士邀請在場學員,觀察教室中的「綠色」物品,他隨後卻詢問,有沒有人看到「紅色」的物品呢?現場鴉雀無聲。博士說,這個情況就好比我們把注意力都放在「傷害」上,就無暇注意到「愛」。「當我們沒有感受到愛時,並不表示愛不存在。」看到這裡,我才驚覺到:原來,一旦我們沒有打開愛的接收器,別人再怎麼愛我們也沒有用。也許,就像多年來我一直執著於親人缺席所帶來的失落感,使我忽略了身邊其實有許多的愛?


基督徒在新約就讀到耶穌的故事,那麼我們為何要對舊約當中的古代以色列故事感興趣?舊約和新約都假定,要研究神學、認識上帝的身分、認識祂在世界當下的作為、認識祂如何與我們建立關係,關鍵途徑是述說祂一直以來的作為。為了達致上述的研究與認識,新約假定舊約的故事至關重要。


在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中,他遇見了耶穌,他發現「在我的傲慢和嘲諷自大中,也許我才是最需要幫助的人。」


第二聖殿歷史,對大部分人來說或許遙不可及,就先聊聊「歷史」吧。


從人的角度看,那都是無用、浪費,但上帝就是創造了這美麗、奇幻的「無用」宇宙。我常想,會不會上帝在展示祂的美,不為了任何用處,也不是為贏得讚美、注意,純然是一份禮物,從祂的本性中湧溢出來。


今年六月中,我和教會裡幾位朋友,一起去看知名建築師安藤忠雄的展覽。這個展覽最備受矚目的亮點,莫過於1:1等比例復刻知名代表作「光之教堂」;久仰它的盛名,我當然一進場就趕緊進到這間「教堂」裡,挑了前排的椅子坐下,想要靜靜欣賞。教堂裡頭很暗,唯一的光源來自於正前方用一整面牆打造的巨大鏤空十字架。就在我仰望著十字架的那一刻,我心中瞬時湧起一股敬畏之心。也許是因為藉著十字架透進來的光線,讓我突然覺得,上帝也是這樣,在黑暗中以祂的光芒引領我們;十字架的偌大,顯出我們的渺小,但如此渺小的我們,卻能如此靠近偉大的上帝。那天在展覽裡看了什麼,我其實已經幾乎都不記得了,但這個震撼的體驗帶來的深刻感受,直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作為一個曾有牧會經驗的人,講道是我又愛又懼的事情。愛的是可以研讀經文並交互考據,不僅自己在過程中能有豐富的收穫,還可以和弟兄姊妹分享;懼的是這並非靠自己聰明或有靈感就能做的事,必須花很多時間縝密查考與沉澱反思,若想偷懶就一定會搞砸。我必須承認我曾經偷懶過,下場是讓自己面紅耳赤、羞愧不已。


人稱現代暴君的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今年二月底在歐洲點燃戰火。遭受攻擊的烏克蘭軍民,彷彿在用鮮血向世人控訴:「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十七9)然而,若仔細一想,人雖有原罪,但普亭出生時,也是金髮碧眼、一樣無辜可愛的嬰兒。那麼,是什麼原因,使得他的赤子之心變成狼子野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