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饗生活列表

約伯記是一本需要讀卻又難讀的舊約書卷—需要讀,因為書中約伯的遭遇與對上帝的提問是如此貼近身處這看似失序世界的你我的心境;難讀,因為約伯記無論在用詞、文學表達、神學思想上都艱深複雜,好比在另一個時空演出的劇場,若不懂得其語言無法明瞭其雄辯滔滔之底蘊。


2018年的時候身體不舒服,到大醫院做檢查才發現有狀況。當時的心情除了無比沉重之外,還有一股深沉的悲傷與燃燒的怒火:這就是窮盡一切心力事奉祢的結果!這就是祢給愛祢的人最大的獎賞!


考古學和教會復興有什麼關係?看過電影《侏儸紀公園》的人大概都會覺得,考古學其實還蠻無趣的,一群學者到了一個風沙滿天的地方,整日不斷在同一個地點往下挖掘,日復一日,好不容易,才在地下深處找到某個上古時期的化石,或是某個古代的器物。那種東西,放在博物館供人緬懷、欣賞還可以,又怎麼可能跟21世紀的教會復興扯上關係呢?


今年的經典研經雙書終於在六月初入庫,我開心地先拿了一套放在自己的辦公室。這套書無論是設計或編排都很精美,拿在手裡沉甸甸的、很有份量,心中真是以我的同工們為傲。那時剛好再過一週,要去一間教會講道,主題是雅各的故事。


真正以聖經為基礎的教學,不僅必須使用聖經,而且還需給予足夠的空間,允許經文設定本身的議程,並為自己說話。主日學的老師必須致力於,對經文的慎重處理,像似一位解經的講員,認真預備講章一樣。


一直以來,「曠野」都是基督信仰中的重要主題。舊約中,亞伯拉罕離開本族本家,行經曠野,為的是要往上帝指示的地方去;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前,亦曾在曠野生活四十年;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同樣也在曠野漂流四十年,才抵達神所應許的地土;在新約,耶穌被聖靈引導到曠野,面對魔鬼的試探;使徒保羅在遇見大光後,同樣也先退到阿拉伯的曠野,過了三年的日子。


在過去,如果可以在熱烈討論救贖理論和即將來臨的小聯盟球季作選擇的話,我從來不會猶豫;每一次,都是救贖理論勝出。畢竟,我所委身的可是拯救和永恆的偉大信息,哪有時間跟人閒話家常?當有「炭沾我的口」,又怎能還去跟人聊天氣和政治的八卦?


十字架是福音信仰的中心。也正因為它是中心,在十字架所傳遞的偉大真理中,匯聚了整個新約的主要信息,以及基督教神學的各個基本面向:神的啟示、神的本性與榮耀、人的墮落與罪惡、白白的恩典、聖靈更新的生活以及教會群體的本質。作為凝聚點的十字架真理,簡單直接卻又無比豐富。在十字架的光照之下,早期教會得以建立,神學思想得以發展和成熟。也是在十字架的光照之下,教會在漫長的歷史中面對每一個時代的挑戰,回應當代的種種議題,並堅守福音的真義。甫逝世十年的福音派巨擘斯托得牧師,在《當代基督十架》這本經典之作中,正是要論證並闡明十字架的真理。


二○○九年,《機智的好撒瑪利亞人》(When Helping Hurts)第一版上市,沒有人知道,這本書將掀起怎樣的巨浪;在大多數北美基督徒眼中,該書的兩位作者,實在陌生到不能再陌生,只知道他們是「聖約學院」(Covenant College)的經濟學教授,似乎還成立了一個跟扶貧與慈善事業有關的機構組織「查莫斯經濟發中心」(Chalmers Center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但除了這些出版社寫在封底的資訊外,其他都付之闕如。


期盼在這個動盪的世代,透過問一些深刻的問題,來為下一波教會的復興浪潮,點燃全新的火苗。


這些年間,社交網路成為現代人不可或缺的溝通工具。從正面來看,似乎人與人之間的聯絡變得方便又快捷了許多;不過從反面來看,我們人與人的互動又逐漸碎片化。在網路資訊的年代,文字使用的機會看似越來越多,但是在「個體」與「群體」的故事上,卻非常容易被片面化和扭曲;網路世界有個術語叫作「歪樓」,乃是指本來正在討論的事情卻越來越偏離原意,越討論越表達,便越離題!


我在神學院教授新約課程時,常要求學生要在課前閱讀聖經經文,並針對經文提出問題,上課時同學們可以針對問題一同討論尋求答案。記得有次同學在提問單上寫下這段話:「如果在經文上找不到問題,是不是也是一個問題?」這段話令我印象深刻,對於一個從早到晚都在思考新約難解之謎的新約學者而言,「找不到問題」確實讓人感到有些困惑!


提摩太後書三章14節到四章5節顯示:末世聖徒遭逢極大的迷惑,而唯有聖經能使我們擁有得救的智慧,戳破撒但謊言,不厭煩純正的道,耳朵不發癢,心眼不被蒙蔽,良心不喪盡,不隨從自己的情慾,不追隨討自己喜歡的假教師,厭惡討喜的偏差地獄神學,一生不偏向荒渺的言語。為此,聖徒自當深度通曉聖經這本神的啟示,因這是末世戰勝撒但,做得勝者的必然選擇、智慧抉擇。


華人教會的信仰經驗和意識,不乏自相矛盾的情意結,「故事」是其一。在主日學的教材中,尤其是小孩子的教材,幾乎都是以故事作為教導形式;而傳遞給他們的教導,又往往化約成為德育故事。一個有關神施行救贖的故事,卻變成民間傳說、警惡懲奸的德育故事。然而,在教導成年人的語境中,故事卻意味著虛假,是對信仰的大不敬,甚至褻凟。不止一次,我在神學院教授聖經詮釋期間,以「敘事」或「故事」講論經文,有些學生表達反感甚至憤怒,至今還是歷歷在目。一方面無故事不歡,另一方面卻視之為洪水猛獸。問題出在哪裡?華人教會究竟知道不知道問題的存在?


作為教授研究院程度舊約課程的老師,我樂見《新舊約聖經故事導覽》翻譯成華文,讓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華文讀者,從這本條理分明的好書獲益。本書的特點是,讓讀者在閱讀過程中認識聖經的文化和歷史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