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饗生活列表

2017年3月31日晚上打烊時,是走過42個年頭的「校園書房」總店,暫別服事的一刻。在闊別1263天後,新的「校園書房」總店,將在2020年9月14日,重新回到新建的校園新大樓,展開下一個階段的服務。


上個月疫情正要趨緩的時候,有機會到一個高中團契分享。記得那陣子天氣陰晴不定,當天早上天氣還可以,怎料中午之後開始下起大雨。之所以在意天氣,是團契受到疫情影響,原先的聚會場地因教會暫停外借,因此聚會的地點,天氣晴朗就在附近大草地,雨天則躲進速食店找位子,如此已經進行了一、兩個月。於是當天我就和一群高中生,圍著速食店的大長桌,從時事切入信仰。現在想想,既然是從時下的議題切入,那麼在教會之外、人聲鼎沸的公共場所裡,是相當的應景且適切的。


儘管基督教書房有許多青少年的教材,但出版永遠趕不上使用者的需求,當資料用盡或找不到相關的教案時,教學者往往因缺乏有效的教學法,於是又回到傳統的單向灌輸模式,讓學生感到沉悶。另一方面,「5W」的小組聚會流程(亦即以小組分享的方式,反思牧者主日證道的信息),也使得青少年聚會的模式單一化,帶領者忽略了以學習者為中心,設計多元教學的可行性。於是,聚會變成每週的例行公事,青少年最喜歡的,可能不是信息的講述,而是會後和同儕討論手機遊戲、追星及動漫的時光。


英國神學家包衡對聖經的研究並不只是停留在第一序之上,即只作文字及歷史的考據,卻進至第二序的討論,即義理的整理及提出。包衡的兩本生態相關著作,就很能向我們顯示他這方面的能耐。


自從二十世紀六○年代以降,基督教會一直發展及持續在神學上反思及建構基督信仰與生態之間的關係,在這些年間越來越體認到「人類中心主義」的偏頗及失衡,而逐漸轉向一種「生態中心主義」的思維角度,藉著對話及重探聖經中的「創造神學」觀點,基督徒可以清楚認識到, 上帝乃創造萬有之主,而受造物的多元性及豐富性足以讓我們不再誇大「人」的位分,乃是更明確地將「人」放回整個「生態」的系統思考中,從而產生更整全及平衡的看法。事實上,在聖經與神學研究上,已漸趨「綠化」了基督信仰,各式「生態神學」與「綠色神學」的反思進路在當今如雨後春筍般冒現,促使基督徒需要更整全地去認識上帝與生態之間的關係。


教會群體與文化的關係,是什麼呢?聖經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常被解讀為要提防文化;基督徒會談論可以從事什麼娛樂,也與文化有關;甚至什麼工作才是神的呼召,其中隱含的論點還是文化。


我的祖父母結婚超過半個世紀。打從他們相識的那時候起,便玩著一個專屬他們自己的遊戲。這個遊戲的目的就是在對方意想不到的地方寫下「shmily」(See How Much I Love You,看看我有多愛你)這個字,然後留待對方發現。他們輪流在房子裡到處留下「shmily」,其中一人一旦發現了這個字,就接著開始新的一輪。


成為同工之前,我先是一名讀者;而且,是一名被校園書房找的讀者。為什麼會這麼說呢?我是被《 照顧父母,也照顧自己》這本書找到的。這本書在2016年出版,那時我已經結束了對母親的照顧,完整的結束,直至她生命的盡頭。像是戛然而止那樣,結束的時間發生得很快;但過程卻像看不到盡頭那樣漫長。我不曉得是不是每位照顧者,都會有一樣的感受?


一個週五,朋友跟我分享她去參加「阿德勒幸福方法論多肉植物課」的心得。聽她說來,我覺得很有意思。課堂上,老師為每位同學準備了一大一小共兩個陶盆。正當同學興高采烈地想開始種植多肉植物時,老師竟然要求所有人拿起小的陶盆,往地上砸去!「摔碎」竟然是第一個步驟。接下來,則是把那些摔在地上的碎片,一個個撿起來,一步一步,最後與多肉植物一起種回大的陶盆裡。


去年我和妻子剛好邁入婚姻第二十年。和許多夫妻一樣,結婚初期亦經歷許多眼淚,有自己在婚姻衝突中所流下的淚水,也有與前來求助的夫妻們一同掉下的淚。教會中的服事與神學院的輔導工作,讓我經常有機會在第一時間收到夫婦求助的訊號。多年的觀察與陪伴,我了解到,在今天的社會,夫妻為了生計忙於工作或事業,回到家後也都精疲力竭,有的還要盯著孩子的課業或因教養理念不同又加上一層衝突。經年累月下來,許多夫妻已經不知道對方內心的想法,危機處處;一旦第三者介入,婚姻往往陷入泥沼。許多夫妻因為忙碌而忽略了每天花少許時間對話談心的重要性,或是有了孩子而忽略對方在情感上的需求;這些都為婚姻之路埋下了導火線,一觸即發。


「狼人殺」是這幾年在台灣年輕人中頗受歡迎的卡牌遊戲。一開始,據說是某個知名的娛樂節目開始安排來賓,在節目中玩「狼人殺」;後來慢慢有許多學生起而效尤,如今,幾乎所有國中、國小的學生,大概都聽說過這個遊戲。


想不到一轉眼,「校園書房」公館總店暫時熄燈已經快三年了。回想2017年4月8日大樓拆建感恩禮拜當天,有二位女士知道公館總店要暫時結束,特別趕來看看。其中一位告訴我,她就讀金華女中時,常常在放學後,與同學順著瑠公圳走來到書房逛逛,那時新生南路及公館仍有農田。而另一位姊妹,她說大學時期常來參加學生聚會,所以今天一定要來瞧瞧,跟大樓說一聲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