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張大虹﹙校園書房出版社市場部同工﹚


『神學?!不必了!』許多基督徒有興趣去傳福音、做見證,分享信仰的經歷;但碰到研究釋經,研究教義,就望之卻步了。一件事情,若呈現出的是有趣,就容易吸引人來接觸。神學有趣嗎?看看古代教父的畫像,再看看近代神學家的相片,會令人感到研究神學真是無趣。但,表相不代表事實。如果我們去了解一下這些神學家的成長,他時代的背景,他信仰的型成,或一些小故事,那麼神學可能就是有趣的事了!

美國德州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神學教授奧爾森(Roger Olson)就用『說故事』的方式,寫了一本書──《神學的故事》。奧爾森認為歷史的及思想的片段,都可透過故事性的表達,讓更多的一般弟兄姊妹能夠了解他們信仰觀念由何而來。我們是信什麼樣的神(神論),如何解釋一段經文(啟示論),信仰的基本概念(教義),往往都根植於教會史之中。奧爾森這位神學家整理了教會史中各種流派思想,用輕鬆易懂的文筆,讓今日的我們更能釐清自己所信的。

要敘述別的神學家故事,就先來敘述這說故事的人。奧爾森成長於美國德州,在畢業於德州大學前,未離開過本地發展。1981年大學畢業後,到德國深造,師事神學家潘能伯格﹙Wolfhart Pannenberg﹚。潘氏神學觀點對奧爾森的影響很深,在奧爾森所著《二十世紀神學評論》﹙校園書房出版社﹚的致謝詞中寫到『獻給人文學者、顧問、朋友──潘能伯格』。潘氏神學自成一派,他認為神學進路分為兩方面:一為神學必須與當代人文社會科學整合;一為在多元性文化思想處境中,神學要用綜合性的建構,整合散列的思想知識。奧爾森以後對神學的處理,大致都以此為方向。在幕尼黑大城學習兩年後,他回到美國開始神學教授的生崖。他的教學歷程主要是在明尼蘇達州聖保羅市的伯特利神學院度過,之後在1999年轉到現在任教職的貝勒大學。

作為一個神學教授,必須常有研究成果發表。奧爾森就時而有精采的文章,就如他在1995年時的一篇『後現代保守福音派問候後現代』,將後保守福音派的轉變歷程及主張,對照了傳統福音派及後自由派,說明在後現代的今日我們應如何用適時的神學觀念傳福音。奧爾森寫作能力沒有問題,但他對寫作感到困難的地方,是來自於一些基要派的指責。他認為那些極保守的基督徒在不太了解他寫作的涵義下,就大肆批評他的論點有害於教會。有時也會因著保守者不同意奧爾森的意見,就說他散佈自由神學思想。奧爾森深覺神學觀點是可透過對話相互了解,而不是指責就可了事。他在一篇『福音派神學的未來前景』文章中,極力呼籲傳統主義者和改革主義者要在一些有共識的立場下,放下彼此攻擊的武器,共同尋求聖靈的帶領。奧爾森的寫作,總是希望帶給基督徒正確的真理;並且用一般易懂得文字,讓不了解基督教信仰的人也能接觸福音和神學。

奧爾森不認為神學博士才是神學家;凡是在生活中,願意認真思考神的,都可稱是神學家。另有一些『專業』的神學家,他們的恩賜和呼召,是在神話的亮光和基督教傳統信仰的基礎上,察驗教會中的宣講及教導是否正確。

我們對信仰的了解,應大量來自閱讀。奧爾森認為一般信徒必須要讀的書是魯益師﹙C.S.Lewis﹚的一些著作,尤其是《返璞歸真》﹙Mere Christianity,海天書樓﹚。同樣是英國作者的約翰•斯托德﹙John Stott,大部分由校園書房出版社出版﹚的一些著作也是必須看的。除了這兩位作家外,其他一些人對奧爾森的神學觀念亦有影響,諸如巴特﹙Karl Barth﹚、卜仁納﹙Emil Brunner﹚、莫特曼﹙Juergen Moltmann﹚、藍姆﹙Bernard Ramm﹚等。

神學,說簡單,並不簡單;說難,也不會太難。奧爾森盡一己之力,藉著文字及宣講,讓平信徒能輕鬆進入神學,並得到了解神學所帶來的益處。他有兩句格言,常放在心中:

『在了解之前,先不要拒絕。』
『傳統是死人在世時的活潑信仰;傳統主義是活人在世時的死板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