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食堂

面對過去的選擇警訊,揮別困難的關係

/湯森德(《跨越界線的自我對話練習》作者)/翻譯:鄭淳怡

理解你過去的選擇

每當我和人們討論他們的關係時,我最先提出的題目,就是請他們談談過去某段痛苦的關係。這個請求通常會使他們很猶豫,要不就是因為不了解這樣做的目的(我為什麼要重新思考這段關係?都已經過去了,我需要往前走);要不就是因為害怕這麼做會帶來痛苦(別再叫我回到過去;那些都是我不想再觸碰的晦暗回憶)。可是,我所輔導的人們,需要從他們過去在關係上所做的選擇來學習成長—你也是如此。事實上,忽視這些選擇是把自己放在危險中。如果你不進行本章所討論的工作,我敢說你在未來的關係中會重蹈覆轍。

在引導人們檢視過去的困難關係時,我覺得最有幫助的一個問題是:這個選擇給你的回報是什麼?換句話說,你認為當初開始與這個人的關係時,自己得到了什麼?

你會選擇跟這個難以相處的人在一起,是有原因的—當中必有你珍惜、渴望並期待的部分。因為這個需要很強烈,你可能就沒有注意到對方品格中其他的部分。你可能忽略或否認了某些徵兆、實際狀況,或一切並不是那麼好的警訊,結果這個品格問題最後變得比你想得更麻煩。

要了解你過去的選擇,一個有效的方式是:先去檢視那個麻煩人物的品格。品格問題所造成的態度和行為,會導致關係中的麻煩。之後,再檢視你得到的回報。「回報」就是你希望藉由忍受此人品格所得到的益處。假如我們需要這個人身上某個重要的東西,就很容易忽略他的壞行為。

認清品格問題

有時候人們會說:「一切來得太突然。他本來對我很好,結果一下就翻臉了。」他們的經驗是,好像有個開關被按下,就突然從白天變成黑夜,毫無預警。他們嚇一大跳,好像挨了一拳,讓他們錯愕不已。然而事實是,品格的問題從來就不會突然發生。它們需要時間發展,因此都是由來已久的模式。事實上根本沒有什麼開關,那些模式一直都存在,只是你對關係的渴望蒙蔽了你。

當然,假如這個麻煩人物是一個創傷受害者,也苦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或許能解釋他的行為。受創者腦中會閃現過去的傷害,會有突然的情緒波動和狀況不穩定。如果這是你所遭遇的狀況,那麼你應該同情對方,你們的痛苦也得歸咎過去的創傷。只是大多數的關係問題是與品格有關,而不是創傷性的。舉例而言,高度的自私、控制慾或不負責任,通常都不是創傷造成的。所以,你要確實分辨痛苦的來源是品格問題或是創傷。

從糟糕的選擇中學習

我有個同事蜜雪兒,長久以來所選擇的約會對象,都是很和善卻需要大量關心的男人。他們通常有些被動,但心地很好。蜜雪兒最近一次的約會關係持續了數年,終於她開始有些在意這個關係是否會有結果。蜜雪兒會有一陣子跟這名男士變得很親密,但之後她心裡的某些意念又會讓她退縮。她退開一陣子,然後又回到關係中。

蜜雪兒很難解決她這個特殊的關係模式,有兩個原因。第一,她心地善良,總是以恩慈和同理心對待人,不輕易把別人想成是壞的。她所選擇的男人因為都很和善,反而使她吃了更多的苦頭。她把他們想得很好,希望他們能夠成長,變成她所需要的那個人,或是她會乾脆接受眼前的狀況,然後委身其中。

第二個原因是,蜜雪兒的父親一直對她要求極高;只有當她表現良好時,才會對她好。當她有好的學業成績,體育和音樂領域也有優異表現時,父親會肯定她。但是當她犯錯或被父親看見表現不完美時,他就會切斷對女兒的感情,變得冷酷挑剔。因為這個舊的模式的存在,蜜雪兒才會深深渴望一個男人無條件的接納。

當時與她約會的對象,非常溫暖地接納她的真實自我、她真正的樣子。即便在她索求關愛或不夠完美時,他仍真心愛著蜜雪兒。這對她的情緒沙漠來說,就像是一片綠洲,所以她無法離開。然而,她內心健康的那個部分又希望能找到一個不是如此需要關愛,而是與她一樣堅強的男人。她不斷在這個關係中來回,在快要委身時又抽身而退。

當蜜雪兒看清這個模式時,她就能夠漸漸地從這支反覆來回的舞蹈中被釋放,也交到一些非約會對象的男性好友;因為這些朋友都是溫暖且堅強的人,可以填補她父親所留下的空缺。這降低了在浪漫關係中,具有她父親形象的對象對蜜雪兒的吸引力,她因此可以更客觀地思考自己希望找到什麼樣的男人。蜜雪兒最後終於能夠揮別那段困難的關係;這麼做不是因為對方是個壞人,而是這段關係並不適合她。

重點就是:你越能看清並承認困住你的關係模式,就越可能跨越界線。儘可能誠實和客觀。聽取他人的觀點。你越是追求現實,就越能將自己從一直受困的模式中釋放出來。

(摘自《跨越界線的自我對話練習:21堂重建信任關係的療癒課》)
新書簡介
跨越界線的自我對話練習:21堂重建信任關係的療癒課

《跨越界線的自我對話練習》

作者:湯森德
譯者:鄭淳怡
書系:Name
頁數:288頁
定價:380元
線上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