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op
閱讀食堂

關於閱讀——李在哲牧師與神學生的對話

/李在哲(《最重要的事》作者)

Q:聽說一些牧師在一個月內可以讀五十本書。請問牧師,大量閱讀和深入細讀,兩者之中哪一種比較好呢?

A:基本上我建議要先有大量閱讀的背景。有了這個背景,細讀豈不才會深入內心?我的父親在我讀國三放春假的時候過世,我從未想到他會離世,這件事帶給我極大的衝擊。我是他惟一的兒子。葬禮結束之後,我有一個很奇怪的想法,認為應該將他書架上的書全部讀完,才算是對他表達尊敬。因此,從國三直到高三為止,整整四年的時間,我專心閱讀父親所留下來的書籍,多過於自己的課業。那個時候的我能了解什麼呢?即使如此,我還是將父親書架上的世界文化全集、《三國志》、哲學和法學書籍全部讀完。雖然現在我已經不記得那些內容,但當時所讀過的書,已經在我裡面濃縮成為基礎。因著當時所經歷的過程,如今我才習慣閱讀書籍。

我雖然不清楚目前家裡的藏書有多少本,但我想大約是三千到四千本左右,其中讀過的數量約有一半。自從牧養「主的教會」,我將閱讀報紙放在閱讀書籍之上,所以有的時候我會閱讀十二種報紙。因為我認為,如果沒有具體了解現今時代的人的想法、政治人物的導向,還有商界人士所擁有的價值觀,我就不能對信徒講道。目前我閱讀法文和英文的報紙,同時也讀英文版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和法語版的基督教雜誌。因此,我認為在讀神學的期間,多讀一些不同論調的報紙是非常重要的。

Q:您在面對會眾講道的時候,幾乎不用看講稿。您講道的模樣帶給我很大的挑戰。請問牧師您如何預備講章,又如何消化其中的內容?

A:我認為講員講道時目視會眾而非講稿,是應有的禮貌。當我寫完講稿,就一定會把它背起來。我想各位最好奇的是,我是如何背誦每一篇長長的講稿。我曾經學過速讀法,每天訓練一小時將近一個月,因此速讀可以達到一定程度;在接受速讀的訓練中,我學到一些技巧。所謂的速讀,就是在持續翻頁時將各頁烙印起來,如同照相一樣,所以速讀的時候並不知道書中內容,但是將書蓋起來閉上眼睛時,烙印在腦中的底片就會一張一張地翻過。如此一來,你就能大約了解書中的內容。

因此,透過這樣的速讀原理,每當我要背誦一些東西,就會曉得底片數量愈少,愈容易記得清楚。舉例來說,如果我要用電腦預備六頁A4 大小的主日講章,若我要把這講稿背起來,至少要在腦海裡照下六張A4 大小的底片。但是,若將同樣的內容使用手寫或最小的字體,再將內容轉到寬19.5 公分、長12.5 公分的讀書卡的話,就只需要正反面一張就夠了。總之,若把講道的全部內容寫在讀書卡上,我只需要背兩張底片就好了。如果背六張底片所付出的努力是10 的話,那麼背兩張所付出的努力不是三分之一,而是更少。當我經過這個過程,站上講台就能將這兩張的內容發揮出來,當然做這些都需要操練。好比為了預備今晚兩個小時的講章,一天之中只要有空我就會不斷地拍片,也會不斷地將所拍下的片子顯影出來。神將極大的能力賜給我們,既然像我這般的年紀都有可能,各位努力的話豈不是更大有可為嗎?今晚我已經將重要的技巧,在不收任何權利金的情況之下公開出來了。

Q:您在過去牧養「主的教會」的十年間,好像是以參與社會的方法來進行改革?

A:我從未有過任何意圖要參與社會和進行改革,也沒有將改革教會當成目標,惟有神的話語是我的目標。或許是因著忠於神的話語,卻在他人的眼裡看為如此的結果吧。無論我在牧養「主的教會」期間,發生了哪些具有能見度,或是被影射為改革的事件,都不是我個人的目標。我只是順從神的話語,而造成了這些結果。所以,我平常會將改革定義為:「當順從神話語的時候,所帶來的結果就是改革;若將改革當成目標,就會為了達成目標而使用一些不合乎聖經的方法,那時的改革就會變為另外要改革的對象。若順從主的話語,所造成的結果就永遠都是改革。」

(本文摘自《有異象的人》附錄)
相關著作
最重要的事:初信造就10堂課

《最重要的事:初信造就10堂課》

作者:李在哲
譯者:朴美真
書系:Beginning書系
頁數:288頁
定價:320元
79折特價:253加入購物車
線上試讀
有異象的人:走一條忠於上帝的路

《有異象的人:走一條忠於上帝的路》

作者:李在哲
定價:260元
79折特價:205加入購物車
線上試讀
現在,決定未來--給基督徒青年的20個屬靈忠告

《現在,決定未來--給基督徒青年的20個屬靈忠告》

作者:李在哲
定價:300元
79折特價:237加入購物車
線上試讀
優惠期限
2020年2月29日截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