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饗生活列表

從事學生事工幾十年,以前帶的學生如今為人父母,兒女也已上了國、高中。當中有些人常苦惱地來哭訴兒女的叛逆:明明學齡前、小學階段都其樂融融,上了國中卻突然變得陰陽怪氣、好像欠他千百萬,還不能叨念,一念就爆炸;明明說好十點前一定要到家,卻總是有理由晚歸;明明說好一天只能打手遊一小時,卻總是拖三落四,關掉WIFI後甚至幾乎要跟你拼命;週末老愛跟朋友出去玩,也不知交了些什麼朋友;漸漸不愛去教會、成績突然嚴重下滑、不愛讀書、沉迷網路遊戲……怎麼辦?


當你看到「教會醜聞」這四個字時,不知道你心中想到的是什麼?桃色醜聞?斂財醜聞?還是濫權醜聞?如果你想在這本書中去挖掘各種教會辛辣的八卦,本書肯定會讓你失望!因為謝院長帶我們所反思的教會醜聞,範圍和視野遠超過今天我們對醜聞的理解與想像。謝院長回溯了教會兩千年的歷史,帶我們正視和反思「教會分裂」、「宗教暴力」、「規避問責」和「真相危機」這四大類的醜聞。


一定要把人分類嗎?一直以來,我很排斥人格分類的說法,深怕自己陷入框架,或把他人貼上標籤。星座、血型、生肖等對我來說,跟算命似乎沒什麼差別;但隨著年紀增長,才理解到要認識自我或他人,某種程度上需要一些系統來協助認知。


只有願意承認和悔改自身人格所具有的罪性,並且容許上帝和聖靈帶來饒恕和醫治,我們才有可能真正擺脫老我的挾制,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與一位教會長輩同桌用餐。這間教會在十幾年前曾經歷了「斷種」的危機,國、高中生只有個位數,然後教會中的大專生,只有長輩自己的孩子。在經歷很長的復育過程後,教會學生的人數已有穩定的成長,甚至小社青的人數有四十多位。當人看見這間教會年輕人的比例比一般成立六、七十年的教會還高時,總是抱持羨慕的眼光。


神學就像一個河流網絡,其中有交互影響,也有相互挑戰。神學絕不是一片沙漠,沙漠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單獨孤立的,與他自己的神在一起。


約伯記是一本需要讀卻又難讀的舊約書卷—需要讀,因為書中約伯的遭遇與對上帝的提問是如此貼近身處這看似失序世界的你我的心境;難讀,因為約伯記無論在用詞、文學表達、神學思想上都艱深複雜,好比在另一個時空演出的劇場,若不懂得其語言無法明瞭其雄辯滔滔之底蘊。


考古學和教會復興有什麼關係?看過電影《侏儸紀公園》的人大概都會覺得,考古學其實還蠻無趣的,一群學者到了一個風沙滿天的地方,整日不斷在同一個地點往下挖掘,日復一日,好不容易,才在地下深處找到某個上古時期的化石,或是某個古代的器物。那種東西,放在博物館供人緬懷、欣賞還可以,又怎麼可能跟21世紀的教會復興扯上關係呢?


真正以聖經為基礎的教學,不僅必須使用聖經,而且還需給予足夠的空間,允許經文設定本身的議程,並為自己說話。主日學的老師必須致力於,對經文的慎重處理,像似一位解經的講員,認真預備講章一樣。


這些年間,社交網路成為現代人不可或缺的溝通工具。從正面來看,似乎人與人之間的聯絡變得方便又快捷了許多;不過從反面來看,我們人與人的互動又逐漸碎片化。在網路資訊的年代,文字使用的機會看似越來越多,但是在「個體」與「群體」的故事上,卻非常容易被片面化和扭曲;網路世界有個術語叫作「歪樓」,乃是指本來正在討論的事情卻越來越偏離原意,越討論越表達,便越離題!


華人教會的信仰經驗和意識,不乏自相矛盾的情意結,「故事」是其一。在主日學的教材中,尤其是小孩子的教材,幾乎都是以故事作為教導形式;而傳遞給他們的教導,又往往化約成為德育故事。一個有關神施行救贖的故事,卻變成民間傳說、警惡懲奸的德育故事。然而,在教導成年人的語境中,故事卻意味著虛假,是對信仰的大不敬,甚至褻凟。不止一次,我在神學院教授聖經詮釋期間,以「敘事」或「故事」講論經文,有些學生表達反感甚至憤怒,至今還是歷歷在目。一方面無故事不歡,另一方面卻視之為洪水猛獸。問題出在哪裡?華人教會究竟知道不知道問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