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饗生活列表

每個人年輕的時候,一定都有過一首歌、一個故事、一本書、一部電影,曾在生命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對我來說,日本作家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便是這樣一個故事。


基督徒的公眾觀點,要求他們關切那些尚未被拯救,甚至很可能永遠不會被拯救的人的福祉。他們需要關懷文學藝術、生活品質及其相應的文化層面,教育機構及政治形式,即使這些對教會都不會產生直接的益處。聖經以各種方式多處肯認「為那城求平安」,這也是耶和華差遣祂子民去的地方。在神的國度中,波斯王居魯士與以色列(少數)的聖王同等重要,而羅馬百夫長在大部分福音書中的表現都比門徒更傑出。


從巴默爾成名著作《為生命發聲》到其《公共的教會》,都是從「一個人的故事」開始,探討自己的人生與所處世界,進而看到另外一個人的生命背景,如此再開闊眼界,認識到一個群體、一個社會、一個國家的存在狀況。透過自己知識的認知,調整自己的為人處事,讓自己融入世界,貢獻社會。


我是出身平凡且貧窮的農村子弟,由於父母不和、家庭失序,為了尋找人生的意義,從小就鑽進心理學及哲學的思維中,我渴望知道神、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而我又是怎樣的人,要如何才能了願做人?最後,我在神學中找到答案,開始開拓自己的生涯。成長背景也影響了我,日後從事心理輔導工作的觀念和實作的風格。


校園書房位於人潮絡繹不絕的公館商圈,除了路過覺得店內相當舒適之外,對我來說,會走進校園書房,主要是由於教會輔導的引介,還有自己對書籍的喜愛。教會輔導說,「妳這麼愛看書,可以到校園書房去逛逛,一定會使你大開眼界。」果不其然,校園書房就像信仰知識寶庫,讓我驚呼連連。


當疫情逐漸遠離,教會與團契紛紛恢復實體聚會,回到往昔熟悉的教會生活。雖然疫情才剛趨緩,但是一直存在、無法忽視的時代癥結,反而更加浮現;舉例來說,像是因疫情停工失業的人口大幅增加,使得「貧富不均」的現象比以往鮮明;疫情期間,富人開著名車搶領紓困金的種種怪現象,增加國家財政支出、傷害紓困的美意,凸顯很多人心中「個人主義」的心態。


筆者身為社會教育學系的老師,時刻不忘的是,縮短學術理論與現場實務的差距,除了是自我提醒,也是對學生的期許。而根據本書作者提摩太.凱勒牧師的觀察,許多基督徒雖然口中和內心都渴望幫助窮困之人,但這項理想總難被落實在現實生活中。年輕世代不僅難以將基督教與社會公義/公益畫上等號,甚至還會視基督徒為保守、自私和冷漠的一群既得利益者。在這群年輕人眼中,非宗教人士通常會比基督教社群更關切、更熱衷於平權倡議行動。


提摩太.凱勒牧師的講道與著作,一向都很有分量,沉甸甸地無法秤斤論兩,但內容之重有時令人不免有窒息的感覺——需要屏息靜聽、凝神細讀。《慷慨的正義:如何靠恩典行出上帝的公義》就是這樣一本很有重量的書,一本讀來心頭沉重,令人難言窒息的書。


2017年3月31日晚上打烊時,是走過42個年頭的「校園書房」總店,暫別服事的一刻。在闊別1263天後,新的「校園書房」總店,將在2020年9月14日,重新回到新建的校園新大樓,展開下一個階段的服務。


上個月疫情正要趨緩的時候,有機會到一個高中團契分享。記得那陣子天氣陰晴不定,當天早上天氣還可以,怎料中午之後開始下起大雨。之所以在意天氣,是團契受到疫情影響,原先的聚會場地因教會暫停外借,因此聚會的地點,天氣晴朗就在附近大草地,雨天則躲進速食店找位子,如此已經進行了一、兩個月。於是當天我就和一群高中生,圍著速食店的大長桌,從時事切入信仰。現在想想,既然是從時下的議題切入,那麼在教會之外、人聲鼎沸的公共場所裡,是相當的應景且適切的。


儘管基督教書房有許多青少年的教材,但出版永遠趕不上使用者的需求,當資料用盡或找不到相關的教案時,教學者往往因缺乏有效的教學法,於是又回到傳統的單向灌輸模式,讓學生感到沉悶。另一方面,「5W」的小組聚會流程(亦即以小組分享的方式,反思牧者主日證道的信息),也使得青少年聚會的模式單一化,帶領者忽略了以學習者為中心,設計多元教學的可行性。於是,聚會變成每週的例行公事,青少年最喜歡的,可能不是信息的講述,而是會後和同儕討論手機遊戲、追星及動漫的時光。


自從二十世紀六○年代以降,基督教會一直發展及持續在神學上反思及建構基督信仰與生態之間的關係,在這些年間越來越體認到「人類中心主義」的偏頗及失衡,而逐漸轉向一種「生態中心主義」的思維角度,藉著對話及重探聖經中的「創造神學」觀點,基督徒可以清楚認識到, 上帝乃創造萬有之主,而受造物的多元性及豐富性足以讓我們不再誇大「人」的位分,乃是更明確地將「人」放回整個「生態」的系統思考中,從而產生更整全及平衡的看法。事實上,在聖經與神學研究上,已漸趨「綠化」了基督信仰,各式「生態神學」與「綠色神學」的反思進路在當今如雨後春筍般冒現,促使基督徒需要更整全地去認識上帝與生態之間的關係。


一個週五,朋友跟我分享她去參加「阿德勒幸福方法論多肉植物課」的心得。聽她說來,我覺得很有意思。課堂上,老師為每位同學準備了一大一小共兩個陶盆。正當同學興高采烈地想開始種植多肉植物時,老師竟然要求所有人拿起小的陶盆,往地上砸去!「摔碎」竟然是第一個步驟。接下來,則是把那些摔在地上的碎片,一個個撿起來,一步一步,最後與多肉植物一起種回大的陶盆裡。


侯活士提出第三條路:基督教神學必須講出一個大故事,這個故事是基督徒信仰的本源、依據及生活指南。透過基督徒活出信仰故事,讓世人看見基督信仰的美好,從而看到基督教向這世界生活方式的「新提案」,從而願意接受並跟從。這才是教會的樣式。


「狼人殺」是這幾年在台灣年輕人中頗受歡迎的卡牌遊戲。一開始,據說是某個知名的娛樂節目開始安排來賓,在節目中玩「狼人殺」;後來慢慢有許多學生起而效尤,如今,幾乎所有國中、國小的學生,大概都聽說過這個遊戲。


想不到一轉眼,「校園書房」公館總店暫時熄燈已經快三年了。回想2017年4月8日大樓拆建感恩禮拜當天,有二位女士知道公館總店要暫時結束,特別趕來看看。其中一位告訴我,她就讀金華女中時,常常在放學後,與同學順著瑠公圳走來到書房逛逛,那時新生南路及公館仍有農田。而另一位姊妹,她說大學時期常來參加學生聚會,所以今天一定要來瞧瞧,跟大樓說一聲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