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饗生活列表

自從二十世紀六○年代以降,基督教會一直發展及持續在神學上反思及建構基督信仰與生態之間的關係,在這些年間越來越體認到「人類中心主義」的偏頗及失衡,而逐漸轉向一種「生態中心主義」的思維角度,藉著對話及重探聖經中的「創造神學」觀點,基督徒可以清楚認識到, 上帝乃創造萬有之主,而受造物的多元性及豐富性足以讓我們不再誇大「人」的位分,乃是更明確地將「人」放回整個「生態」的系統思考中,從而產生更整全及平衡的看法。事實上,在聖經與神學研究上,已漸趨「綠化」了基督信仰,各式「生態神學」與「綠色神學」的反思進路在當今如雨後春筍般冒現,促使基督徒需要更整全地去認識上帝與生態之間的關係。


過去這幾年,有機會和一群志同道合者,組成大大小小各種不同的讀書會。我們一起讀過了許多優秀的作品,包括沃弗的《擁抱神學》、范浩沙的《神學詮釋學》、賴特的《耶穌與神的得勝》、布魯格曼的《布氏舊約神學》、萊特的《基督教舊約倫理學》以及海斯的《基督教新約倫理學》。這些書一本比一本厚,但是因為讀書會夥伴們彼此加油打氣的緣故,我們一步一步緩慢前進,不知不覺間,竟然也讀了不下四、五千頁的內容。過程中,我們從沃弗那裡領略了基督教神學思想如何回應當代自由主義思潮;從范浩沙那裡,見識到過去三、四十年來神學與詮釋學上的諸多對話;從賴特與海斯那裡,初步體會到「第三波歷史耶穌研究」的精彩;從萊特和布魯格曼那裡,則目睹了舊約研究的博大精深。


教會群體與文化的關係,是什麼呢?聖經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常被解讀為要提防文化;基督徒會談論可以從事什麼娛樂,也與文化有關;甚至什麼工作才是神的呼召,其中隱含的論點還是文化。


猶太神學家亞伯拉罕・約書亞・赫舍爾(Abraham Joshua Heschel,1907-1972)出生於波蘭哈西迪傳統的猶太家庭,在故鄉接受基礎猶太教育後,進入柏林大學求學。一九三三年他以研究先知為主題完成博士學位,後續五年在德國教學。他的博士論文於一九三六年在波蘭克拉克夫出版《先知信息》,奠定他後續研究先知神學的基礎。(附注:赫舍爾的博士論文題目為《先知意識》〔Das prophetische Bewußtsein〕,後來以《先知信息》〔Die Prophetie〕為書名出版。參Abraham Joshua Heschel, Die Prophetie〔Krakau: Verlag der polnisch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1936〕)


COVID-19徹底顛覆了我們所熟悉的世界;凡事皆可把握的確定性,不受拘束的自由移動,這些原本以為理所當然的事物,一夕之間都被擊碎了。我們要如何才能重新找到意義與安身立命的位置呢?莊信德牧師從確定性、移動性、教會復興、教會中心、基督中心的聖禮、盼望中心的群體這六個面向,思考基督信仰如何回應疫情帶來的震盪,和讀者一同回到基督中心、上帝中心的眼光。


我的祖父母結婚超過半個世紀。打從他們相識的那時候起,便玩著一個專屬他們自己的遊戲。這個遊戲的目的就是在對方意想不到的地方寫下「shmily」(See How Much I Love You,看看我有多愛你)這個字,然後留待對方發現。他們輪流在房子裡到處留下「shmily」,其中一人一旦發現了這個字,就接著開始新的一輪。


在受邀寫這篇推薦文後,幾經考慮,我想以一位讀者的身分來向其他讀者說些話作為開場。我們都知道先知書一直是聖經中較為艱澀冷僻的經卷,再加上本書書名為《先知神學──赫舍爾論舊約中上帝的悲憫》,想必就知道這不是一本通俗簡單的書。當你翻讀這本書,代表你有一定的興趣、認真和勇氣,當你讀下去就會發現,這本書與其他介紹先知書的書籍很不一樣。或許你也跟我一樣,想著這本早在一九六二年出版的書籍,為何校園書房出版社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點翻譯出版呢?這股詢問「為什麼」的好奇心也加強了我們閱讀的動力。


成為同工之前,我先是一名讀者;而且,是一名被校園書房找的讀者。為什麼會這麼說呢?我是被《 照顧父母,也照顧自己》這本書找到的。這本書在2016年出版,那時我已經結束了對母親的照顧,完整的結束,直至她生命的盡頭。像是戛然而止那樣,結束的時間發生得很快;但過程卻像看不到盡頭那樣漫長。我不曉得是不是每位照顧者,都會有一樣的感受?


一個週五,朋友跟我分享她去參加「阿德勒幸福方法論多肉植物課」的心得。聽她說來,我覺得很有意思。課堂上,老師為每位同學準備了一大一小共兩個陶盆。正當同學興高采烈地想開始種植多肉植物時,老師竟然要求所有人拿起小的陶盆,往地上砸去!「摔碎」竟然是第一個步驟。接下來,則是把那些摔在地上的碎片,一個個撿起來,一步一步,最後與多肉植物一起種回大的陶盆裡。


值此疫情緊張的日子裡,覺得最暖心的故事,莫過於前幾週報載的日本女學生在台灣遇見的人與事。有位來台學中文的女學生,遇上疫情之故,也跟著大家在藥局前排隊買口罩。但因為證件不齊備,排了一個半小時卻無法購買,心急之下當場就哭了。其他人見狀,紛紛圍上來關切;結果有人分出手中的口罩,更有人特別回家拿來給她。這樣的感動,讓她回日本之前,買了二十個口罩套送給這間藥局,並留下感謝信,回到日本之後更投書媒體。這段經歷讓她重新學習到,整個社會因疫情使得人人精神緊繃,這時有顆溫馨的心就非常重要。這樣的故事,讓人看見台灣文化中最感人的部分,濃厚的人情味。


侯活士提出第三條路:基督教神學必須講出一個大故事,這個故事是基督徒信仰的本源、依據及生活指南。透過基督徒活出信仰故事,讓世人看見基督信仰的美好,從而看到基督教向這世界生活方式的「新提案」,從而願意接受並跟從。這才是教會的樣式。


「狼人殺」是這幾年在台灣年輕人中頗受歡迎的卡牌遊戲。一開始,據說是某個知名的娛樂節目開始安排來賓,在節目中玩「狼人殺」;後來慢慢有許多學生起而效尤,如今,幾乎所有國中、國小的學生,大概都聽說過這個遊戲。


一八五三年冬天,法國已婚女詩人葛雷(Louise Colet)腸胃不適。情夫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寫信勸她,寧可吃奶油巧克力(ganache)止吐,也不要聽信蒙古大夫。福樓拜寫道:「我絕不相信醫學,只相信某些醫生;正如我不相信詩歌,只相信詩人。」


教會中會出現緊張關係,是因為沒有兩個基督徒是完全觀點一致的,這種相異正是我們正確認識教會的起點。教會不是彼此附和或彼此相像的一群人(時下常說的,尋找「同溫層」),而是一群意見相左且完全不同的人。當我們要求教會要像我(或我們)、要同意我的異象,甚至因此離開去另建立新的教會時,往往不過是再走上一條老路:始於一群意見相同的人,再變得因為意見相左而分道揚鑣。潘霍華在《團契生活》中提出一個重要論點:基督徒團契是「藉著」(through)耶穌基督,也「在」(in)耶穌基督裡。


赫舍爾在他的博士論文中討論了「先知意識」,後來增修成為The Prophets一書;此書如今終於翻譯成中文版《先知神學──赫舍爾論舊約中上帝的悲憫》,實在既合適且合時。


作為一位神學倫理學家,侯活士認為倫理即是神學。基督信仰在神學上的宣認和確信,本質上就充滿踐行上的具體意涵——「真理」是可實行的(Truth is practical)。耶穌基督的生平、受難、復活,已經明確啟示出上帝的故事;基督徒倫理的任務就是去發現,上帝的子民是如何被這個福音故事塑造,他們又可以怎樣忠實地、真確地(truthfully)以生命來述說這個故事。


2007年,校園書房出版社推出了〈里程碑書系〉。表面上看來,里程碑只是眾多華人出版品裡的一個新書系,在當時蓬勃發展的基督教文字工作中,似乎有些不太顯眼。然而,對校園書房來說,里程碑書系的設立,卻是出版社成立以來,數一數二的一次大膽嘗試。


「先知是什麼樣的人?」這是我父親在《先知神學──赫舍爾論舊約中上帝的悲憫》(The Prophets)一書開頭的提問。先知是一個痛苦的人,在「他所說即將發生的景況下,他的生命與靈魂都置身危急關頭」,因此之故,先知也是一個能夠聽見痛苦者「無聲嘆息」的人。在一般想像裡,我們把先知想成一個能夠預先說出未來的人,警告人要為罪接受神聖的審判,也要求整個社會秉持公義。然而,如此的看法卻無法明白「上帝在先知的話語裡震怒不已」是什麼意思?我們也許都批評過社會上的不公不義,卻勉強還能忍受,可是對先知來說,「即使只是一件微小的不義,也在宇宙裡占有一定的分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憤慨?先知的反應會不會太超過了?


侯活士的《品格的群體》是劃時代的作品。它和麥金泰爾的《德性之後》(After Virtue)皆在一九八一年出版。這兩本書代表著近四十年來,倫理學趨勢的轉變。侯活士領導基督教倫理學轉向德性倫理。他提醒基督徒和教會,教會是一個獨特的社群,是受上帝呼召從萬民中歸向祂,以上帝的話――聖經――及歷世歷代的敍事(這包括了舊約、新約及教會史的故事)作為形塑上帝子民的傳統。


我樂見《品格的群體:基督教倫理學新典範》中譯本面世。本書內容是我差不多半個世紀前寫成的,今天一些基督徒仍覺得本書內容可取,我感到欣慰。華人基督徒透過本書來幫助他們面對生活上的掙扎,這是有深遠意義的――因為我一直認為自己是教會內的思想家,我基於西方教會所面對的挑戰來立論。本書能在一個與我寫作時所預設截然不同的社會背景發揮作用,這顯示上帝的確偉大。


我們基督徒很少細讀聖經,讀聖經也是被鼓勵讀新約;對於舊約,通常不會去細讀,認為與耶穌、救恩或生活教導無關。就算講到舊約,多以創世記出埃及的故事,或大衛王的故事為主。「先知書」?除了在聖誕節或復活節引用以賽亞固定的幾處經文,或鼓勵人上進的「如鷹展翅上騰」之外,幾乎大先知其他四卷書都很少提及,更何況十二小先知書,絕大部分信徒都不太清楚是「什麼碗糕」。


當代福音派新興教會有一種新的主張,就是要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同時還學著過猶太節期,並用先知吹角的行動符號。某種角度來看,這至少要比西元一、二世紀基督信仰群體中的「去猶化」要好;但由於對猶太信仰文化的了解不夠,包括對舊約釋經神學的偏頗,這麼做也被某些聖經學者認為是冒犯猶太信仰群體。


2020年2月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原定2月初登場的台北國際書展延期至5月。為了許多期待在書展與作者見面的讀者,校園改為舉辦線上說書會,讓大家不出門就能與作者一同徜徉書海,一同響應全民防疫。2月5日《情緒的鏡子》線上直播說書會中,我們邀請到作者林答與校園同工一同對談,在對話的一來一往中,進入情緒的不同層次,深入核心。


2020年2月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原定2月初登場的台北國際書展延期至5月。為了許多期待在書展與作者見面的讀者,校園改為舉辦線上說書會,讓大家不出門就能與作者一同徜徉書海,一同響應全民防疫。2月5日《情緒的鏡子》線上直播說書會中,我們我們邀請到作者林凱沁與校園同工一同對談,在對話的一來一往中,進入情緒的不同層次,深入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