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饗生活列表

在人類的歷史上,最致命的傳染病是「瘧疾」。尤其在熱帶、亞熱帶潮溼多雨的地區。在十九世紀,單在亞洲,每年超過一百萬人死於瘧疾。當時「瘧疾」,被稱為憤怒神祇給人的咒詛,亞洲許多的神祇,是提供人免得瘧疾的「瘟神」。瘟神得崇拜,瘧疾並沒有減輕。亞洲人的壽命,平均低於45歲,與瘧疾有關,大人、小孩、嬰孩都不得倖免。


首先,內子和我滿心歡喜,向《新舊約聖經故事導覽》華文譯本的各地讀者問安,特別向本書出版地台灣的讀者問安。我們欣喜雀躍,能夠把研究成果與大家分享,祈願這些成果有助於增進讀者對神話語的理解。


作為教授研究院程度舊約課程的老師,我樂見《新舊約聖經故事導覽》翻譯成華文,讓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華文讀者,從這本條理分明的好書獲益。本書的特點是,讓讀者在閱讀過程中認識聖經的文化和歷史背景。


《神學的波瀾與壯闊》包含了教會論與聖靈論兩個與信徒生活最直接相關的教義。連嶽及聖佳兩位老師在其各別負責的主題上,都是學有專精又有多年教學經驗的學者。寫作本書時,在他們雄厚的神學底蘊上,又力求旁徵博引,融會貫通,使得本書內容精采充實,其中養分值得讀者細嚼慢嚥、消化吸收。


有人說,閱讀聖經是基督徒的一份信仰責任。其實我相信,聖經中充滿了許多奧祕的真理及靈性密碼,透過閱讀聖經,可以讓我們更認識那位又真又活的上帝,幫助我們跟隨作主門徒,也對生命健康的發展有益處。


你覺得主耶穌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像父親一樣,像兄弟一樣,像主人一樣,像情人一樣, 像朋友一樣?耶穌是什麼樣的人,不應該是我們一廂情願地認為的,因為那結果將會是拜偶像。耶穌是怎麼樣的人,應該是按聖經中神所啟示的話來認識。


當教會或教會所屬的機構,發生或疑似發生腐敗、貪腐、破壞教會名聲之事,或有信徒具名舉報時,有關當局應該主動進行內部調查。但是長久以來,教會在這件事情上經常是軟弱無力的。其中最主要的問題,並不是因為教會不具有司法調查權,以至於沒有強制力可以調查、懲治犯錯的人。


在我看來,林凱沁老師其實是一位馴龍高手。


最近這兩三年,因為開始上【凱沁這一班】的課程,而和朋友、同事有了些新的共同語言。記得有天和一位朋友談到「和好」這個主題,個性直率的她,誠實地說出其實她一直沒辦法完全同理這個詞彙。


在醫院工作,是一場永無止境的爭戰,不是一時熱心就能勝任,必須委身,去注意一千零一個細節,有時看到一千個細節,但是忽略了一個,可能就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死。


另一個更著名的審判案是「卡洛琳皇后案」(The Trial of Queen Caroline),一八二○年六月,英王喬治四世登基後,宣布他與妻子卡洛琳的婚姻無效,因為他覺得卡洛琳與她的青梅竹馬伍德公爵(Alderman Matthew Wood)可能有染,連她孩子維多利亞公主(Princess Victoria)的血統可能都有問題,因此他要求議院訂定《離婚法》(Divorce Bill),讓他可以合法離婚。


《天國故事集》,解說耶穌的一些比喻。我們喜歡聽故事,故事比直白的說教有趣多了。討論「可不可以說謊?」時,最常想到的,是牧童喊「狼來了!」的故事,而不是康德或加爾文的說法。勸告小朋友不要嫉妒時,用「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狐狸」這條伊索寓言,效果可能較好。解釋科學理論或進行道德教育,比喻都是好工具;物理學家費曼是比喻高手,耶穌更厲害。祂看到宴席上,「客揀擇首位」(路十四7),立刻講了作客、作主之道;請客、赴宴之道。當然,祂是神的兒子,頭腦超好,可是,別人批評祂好吃時,祂可以立刻講出失羊、失錢、失子三個故事,給自己解套,又說明了救恩真理,實在稀奇。


「鑑別學」,第一次接觸這名詞,是一九九三年在台灣新竹的信義神學院。新約教授德格納(Dr. Waldemar Degner)私下教授經文鑑別學(Textual Criticism),因我們夫婦的負擔是要架設華人的解經網站,提供免費的聖經研究資料與工具。他讓我們看見中譯本聖經與原文聖經之間存在著翻譯上的差距,而原文聖經也存在著抄本之間的差異。那時我以為經文鑑別學就是一切了。


清晨五點,農場女主人叫醒了孩子們,大家梳洗完畢即到農舍餵食牛馬;約一小時後,在家中餐桌集合,讀經、禱告、謝飯,開始用早餐。八點多的校車接走孩子們,農場女主人一天的生活便開始了。這座位於加拿大安大略省戈里的農場,一片寧靜之地,造就了安‧福斯坎的生命寫作。


這是一個北美教會普遍在追求「活出美好」的年代;不管是每週的主日、小組的聚會、牧師的探訪、信徒的見證,大家彷彿說好了一般,不斷地在傳頌著,信耶穌怎樣帶來生活的美好。


在教會歷史中,這「更新→墮落→更新」的模式不斷重現。在宗教改革五百年之後,我們仍需要記得,教會不只是一個被改革的教會(reformed),也是一個持續革新的群體(still reforming)。——《21世紀門徒現場》


傑瑞米來電說要見我,要和我談談他正面臨的「一個小小的經濟問題」。我告訴他,星期六可以撥出一小時。我本來以為他可能是要借點錢周轉或什麼的,可是當我一看見他臉上的表情時,就知道一小時可能不夠。傑瑞米所謂的「小問題」是:他把他每一張信用卡都刷爆了,一共累積了幾千美元的負債。他當時正值失業,根本不可能清償這麼一筆債務,於是感到很恐慌。「噢,天啊!怎麼會這樣?」我問。事情的經過其實比負債本身更駭人。傑瑞米在一間五星級度假村住了一個星期,冒充自己是位有錢的醫生,並和形形色色的女人──說穿了就是「掏金女郎」──一同尋歡作樂,試圖以貴重的禮物和美食饗宴來換取愛情。在他為自己所構築的夢幻島之旅結束時,他的信用破產,損失約一萬美元。